注册

陈三五娘投井殉情

来源:闽南网 2015-06-09 08:00 http://www.thebschoolblog.com/ 海峡都市报电子版

IMG_2805

  话说南宋景炎年间,潮州有个富商叫黄忠志,号九郎,人称黄员外,家住潮州蔚园。九郎生有一女,名碧琚,也叫五娘,仪态端庄,知书达礼,姿色可人,丽倾十里。

  时年,有泉州才子之称的陈麟,字伯卿,家中排行三,人称陈三。其兄陈伯贤,荣登进士,授广南运使。其时陈三正与兄嫂一起由泉南下,送兄嫂到广南上任,路经潮州。此时的潮州正值元宵佳节,潮州街上,张灯结彩,锣鼓喧天,行人熙攘,一幅人间美景。兄弟俩见如此热闹,哪肯错过此等游玩机会,就在潮州逗留几天。

  一日,五娘嫺婢益春正在潮州街上一路欢欣游玩赏灯,相遇陈三,五娘见陈三缘投、举止非凡,且俊容之间透着才气,思想意爱。陈三也对五娘一见钟情,但碍于初识情面,俩人只是略表情愫而已,并未从此情定三生。有陈三赋与五娘歌一律为证:“人道潮阳二八春,花街柳陌乐新匀。谁将织女落环世,故把牛郎阻汉津。邂逅只凭双眼眺,殷勤怎得两心亲。行踪蹑尽香尘歇,恼杀灯前月下人。”此后陈三因须送兄嫂至广南上任,只好放弃与五娘再次相聚的念想,不日起程。

  话说潮州有一富豪之子姓林名岱,天生一幅硕大鼻子,人称林大鼻。林大鼻在游玩灯市碰遇五娘,顿被五娘风姿倾倒,对五娘美色垂唌十分,就托媒送聘。黄九郎虽知道林大鼻是个花花公子,但慑于其焰势,又贪其家道丰厚,只得应允。五娘听说此事,死命不从,但最终父命难违,于是整天哀愁,郁郁寡欢,玉体渐显消损。

  六月,潮州满城皆荔香,正是品荔好时节。一日,五娘正与婢女益春在绣楼赏夏尝荔,烦闷楼头。自从被父亲许与林大鼻以后,五娘常常触景生情,满腹辛酸。回忆灯夜与陈三的相遇着的情景,五娘滋生激情,随口吟出:“平生学作鸳鸯织,未想鳌山有风来,月衬灯花浮曙色,人逢仙侣醉瑶台;从今一织六郎面,细检应知七步才,疑是嫣然前叔宝,花街信足又徘徊。”以寄对陈三的相思之情。此时,陈三已回到潮州,正策马四处寻访五娘,路过蔚园,抬头看见五娘正在蔚园楼头往南张望,于是策马向前。这时,五娘也远远看见陈三骑马而来,心中窃喜,遂摘下荔枝,裹在香巾之中,掷给陈三,以寄意传情。陈三得到荔枝和香巾这后,料定五娘已对自己芳心暗许,万分欣喜,心中顿生计划,潜入黄府,以图与五娘共叙衷情。

  数日后,陈三化装成磨镜匠来到黄府,假装替黄家磨镜,乘人不觉,故意将宝镜打破。黄九郎闻知大怒,此乃镇家宝物,岂容尔等下人随意打破,欲将其扭送官府严惩。陈三假装惊惶失措,再三求情,愿卖身为佣,以赔宝镜。黄九郎无奈之下,只得接受陈三在家中为奴,任作差使。五娘料得陈三来意,心中苦涩,既欢喜又恐惧,彷徨不已。陈三卖身黄府,一门心思想借机接近五娘,但咫尺天涯,却难得与五娘相见。试想,一介家丁,想与贵为千金的小姐朝夕相处,简直是白日做梦,陈三因此孤闷万分。

  就在陈三惶惑之际,五娘也因陈三之来心旌烦乱,她既无法摆脱林家婚事,又不能与陈三喜结良缘,终日千思万想,柔肠寸断,只见玉容日渐消瘦,病体怏怏。陈三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,却没有丝毫办法。

  日月如梭,时光飞逝,陈三来到黄府,不觉已有一年多,陈三作为黄府家丁,日夜忙碌,历尽艰辛,却有苦无处说,有情无处诉。五娘因家庭束缚,不敢公开对一个本府家丁表露心迹,因此态度若即若离,使陈三心生疑虑,不能明白其真情实意。经过一番思想斗争,陈三颇感失望,准备整理行装,返回泉州。不料此举被婢女益春获悉,婉言相劝,晓以利害,陈三只好留下。陈三于是写了一封万言情书托益春交给五娘,五娘读后,顿时痛哭流涕,感动万分,当即命益春召来陈三,两人相会,互诉衷情,山盟海誓,比翼连理,永不分离。在此之后,陈三五娘经常借机相会,诗词对赋,尽意缠绵。

  话说林家之前因五娘称病拖延婚事,只好一直将婚事延后,现闻听五娘称病是假,竟与家丁陈三勾搭是真,不仅怒火中烧,率众亲来黄家讨个说法,并限黄九郎于三天内成亲。五娘闻听此事,犹如五雷轰顶,凄楚万分,不知所措。陈三也如同热锅上的蚂蚁,急得团团转。最后只好献计让五娘与自己私奔,五娘见事已至此,无奈只得痛离父母,背井离乡与陈三出走。经过一番匆促的筹备,就在一个月黑三更,陈三、五娘、益春,三人趁着月色,翻山越岭,然后一齐向大道奔去。但世间没有不透风的墙,陈三五娘此举很快就被黄家老爷知道,急告林家,于是共同派出众多家丁包抄追捕。就在陈三五娘正在暗中庆幸已逃离魔窟时,却不知灾难正在悄悄接近,在逃至黄岗时,即被官兵围捕,遣送回潮州。回到潮州后,五娘、益春被黄家领回接受教诲。而陈三却锒铛入狱,被问罪后发配崖州。

  后来,陈三兄伯贤因政绩显赫,由广东运使,迁升河南巡抚。上任之时便道回家省亲,行至海丰时却巧遇陈三被发配崖州途中,遂问其原由,得详其事。经过伯贤从中周旋,知州获知其中原委,并被陈三五娘纯真的爱情故事所感动,于是经过重新审判,将五娘判予陈三,并告知林家,此事就此了结,不可再生事端,林家碍于伯贤声势,又不敢与知州抗争,只得应允。

  事情判决以后,陈家黄家皆大欢喜。陈三进得黄家,黄九郎亲自迎候,并安排东床,以示礼周。陈三五娘得以再次相见,款款深情,难以用言语形容。

  竖日,陈家以锣鼓开道,一路吹吹打打把五娘迎回泉州故里(今泉州市洛江区河市镇梧宅一带),喜结连理,终成一段佳话。

  泉州与潮州对陈三五娘脍炙人口的恋爱故事,其实有多种版本。不同的地方,内容上都有些许区别。比如在泉州,就流传着陈三是通过计谋让早已与五娘订婚的林大鼻误将六娘(黄九郎的另一个女儿,生得其丑无比)抢走,而自己最终得以与五娘终成眷属的妙趣故事。至于两人最终投井自尽,也有三种说法:有说南宋末年,元兵入泉州,大肆杀戮,陈三因“不愿受辱”,夫妻双双投井;有说陈家后来遭人陷害,宅院被官兵包围火毁,陈三夫妻落荒出逃。途中为了考验陈三对爱情的忠贞,五娘故意落在后面,躲在一棵大树后,还将一只绣花鞋丢在路旁一口井边,陈三误以为五娘已失足落井,痛不欲生,纵身入井,五娘见铸成大错,也投井自尽。还有一说是起于五娘与小姑拌嘴,找陈三评理,陈三责备了五娘。五娘误认陈三已对自己变心,便找来贴身随婢益春诉说。益春献计,让五娘藏在花丛后,把五娘一双绣鞋放在井边,然后趁陈三不备抱起一块石头“卜通”扔进井里,然后呼来陈三,一把鼻涕一把泪哭道:“阿娘自尽了”。陈三听见水声,又见

  绣鞋,信以为真,忍痛哭诉:“五娘,你等等我啊。”随即投了井。五娘一见,追悔莫及,飞身也跟着投入井中。

版权声明 | 关于我们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回到顶部 关注海峡都市报闽南版报社官方微博

电话:0595-28679111 传真:0595-22567376 地址:福建省泉州市泉秀街沉洲路莲花大厦4楼 在线QQ客服

CopyRight ©2012 闽南网(海峡都市报闽南版报社主办) 版权所有 闽ICP备10206509号 闽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20111002号

最新亚洲一本道久久,最新一本道久久在钱,超频视频在线国产人人,97超频视频在线观看,久久只有这里才是精品